星河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正文

鬼故事

乱抖窗口者死

admin2021-12-24鬼故事3
乱抖窗口者死抖动的QQ窗口午夜,月黑风高。寝室里的电脑桌前,丁凯祥正疯狂地添加着陌生的QQ好友,他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无聊的人,此无聊有两层含义:一为闲而无事;二为泼皮无赖。因此,丁凯祥在不断添加新好友

乱抖窗口者死抖动的QQ窗口午夜,月黑风高。寝室里的电脑桌前,丁凯祥正疯狂地添加着陌生的QQ好友,他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无聊的人,此无聊有两层含义:一为闲而无事;二为泼皮无赖。因此,丁凯祥在不断添加新好友的同时,也恬不知耻地疯狂骚扰QQ在线好友。丁凯祥双击一个陌生的QQ好友头像。窗口打开,进行对话。,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鬼故事之家网站!

鬼段子分享:漆黑荒野上的卧铺车里一对夫妻惊叫起来!20分钟前上厕所时四岁的女儿居然自己下了车!司机立刻掉头开去,发现女孩竟乖乖的坐在路边.母亲哭着将她揽到怀里."宝贝不怕!""我不怕啊,姐姐一直陪着我.""哪个姐姐啊?""就是那个姐姐!"女孩指着一位乘客紧紧抱着的黑色盒子上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少女在微笑您看懂了吗?


抖动的QQ窗口

午夜,月黑风高。

寝室里的电脑桌前,丁凯祥正疯狂地添加着陌生的QQ好友,他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无聊的人,此无聊有两层含义:一为闲而无事;二为泼皮无赖。因此,丁凯祥在不断添加新好友的同时,也恬不知耻地疯狂骚扰QQ在线好友。

丁凯祥双击一个陌生的QQ好友头像。窗口打开,进行对话。

丁凯祥:嘿,朋友,你好!

对方回复:你是谁?

丁凯祥贱贱地笑,手指飞舞:我是你朋友。

对方又说:我不认识你。

丁凯祥:聊聊就认识了。

对方停止了回复。

丁凯祥等待了几秒钟,有些不耐烦,鼠标控制箭头飞快地移动到QQ对话框上的抖动图标,食指轻轻一点,QQ对话框立马上下抖动起来。陌生QQ好友的头像突然黑了。

不过很快,此好友的头像再次亮了起来,并欢快地跳跃着。

对方:你有病啊!抖窗口弄得我电脑死机,文件还没保存,全没了。

丁凯祥盯着电脑屏幕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

丁凯祥:谁叫你回消息这么慢,活该!哈哈!

对方终于怒了,开始破口大骂。丁凯祥没了兴致,立马把他拉黑。

今天,丁凯祥的心情不好,无处发泄的他把枪口对准了QQ上的好友,他现在聊天有个习惯,一旦对方回复消息稍慢便疯狂地抖动QQ窗口,甚是惹人讨厌。

今天下午女友孙雅雨找到丁凯祥莫名其妙痛哭了一顿,丁凯祥早看不惯女友的眼泪,当下冷冷地说分手,想彻底脱离这个让他早没了兴趣的女人。孙雅雨哭得更伤心了,可丁凯祥眼中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柔情,他的心早飞到了另一个叫俞清的女人身上。而恰在此时,丁凯祥看见俞清与骆波手挽着手从他面前走过,这两个暧昧已久的人似乎也是在今天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在丁凯祥终于恢复单身的时候。丁凯祥恨得牙痒痒。

WZ:哈哈,你叫什么名字?

丁凯祥不动声色,他慢慢往墙边移动,那里有个插线板,丁凯祥觉得只要断了电源,待电脑关机后,WZ就不能再对他产生威胁了。丁凯祥的手伸向了插座。

“滴滴”声急速响起来,像催命符般刺激着丁凯祥每一根神经。

WZ:看来你想耍花招不回答我的问题。

丁凯祥的QQ窗口再一次剧烈地抖动起来,丁凯祥的手硬生生僵在半空中,猛烈的震动震得他几乎要昏死过去,他手臂上的血管似乎再也承载不了这种生猛地撞击,逐渐出现细小的裂纹,鲜红的血液随着震动像筛子一样喷发出来。丁凯祥难以抑制地把身体缩成一团,他只觉腹腔里的内脏都快震碎了,终于一口血喷了出来,同时吐出来的还有一块肉色的不知名内脏。

丁凯祥呆呆地望着地上的肉状物,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WZ:哈哈,不要被吓死了,那只是一块猪肺!我感觉到你胃里有未消化完的猪肺,让你完整地吐出来吓吓你,哈哈。

丁凯祥愣了一秒,突然意识到什么,他猛然扑到电脑前飞快地打起字来。

丁凯祥:不要杀我,我错了,我不该抖你窗口,我叫丁凯祥,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事都听你的。

对方却在这时候没了动静,不知在思考什么。

良久字迹再一次出现。

WZ:你叫丁凯祥?哈哈,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放心,我不会让你现在就死,以后你每登一次QQ,我就抖你一次窗口,直到我解气了,不过那时候你承受不了抖动提早死了,我也没有办法了。哈哈。

丁凯祥如愿正常下了QQ。那个该死的WZ不知道是什么人,为何他抖动的窗口能把人心肺都震碎?就算是丁凯祥事先无聊惹怒了他,可他把丁凯祥都折磨得出血了还不能解气吗?然而不管怎么样,这一次终于把命捡回来了,只要以后不登QQ相信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丁凯祥也在此时发现,硕大的寝室里,他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室友们却仍安安静静地睡着,像一座合葬的坟墓。

丁凯祥在黑暗中看了一眼一号床的骆波,然后迅速爬上了自己的床,他躲在被子里的眼睛散发着猫一样的幽光,他也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

借刀杀人

第二天前女友孙雅雨再一次找到了丁凯祥,梨花带雨的面容透露出一种即将离去的悲伤,她紧紧抓着丁凯祥的衣袖,想说些什么话,却又吞吞吐吐词不达意。

丁凯祥只觉得这女人此时的嘴脸恶心至极,他终于失去了所有耐心一把推开孙雅雨。

“滚,我们已经分手了,不要像牛皮糖一样缠着我!”丁凯祥嫌恶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孙雅雨睁着大大的眼睛,泪水一刻也不肯停歇。她似乎不敢相信丁凯祥的绝情,脸色惨白如纸。

而此时丁凯祥又一次眼尖地看见俞清与骆波两人甜蜜蜜地从自己眼前走过。丁凯祥在还没有和孙雅雨分手时就已经对俞清穷追猛打了,他一直以为,俞清不接受他是因为自己身后还有一个拖油瓶的孙雅雨,而如今孙雅雨已经彻底成了过去式,俞清却在此时接受了她的另一位追求者,骆波!尽管是同在一寝室的室友,可在丁凯祥眼里,骆波连屁都不是。那小子不仅长相不佳,还胆小如鼠。每次碰见丁凯祥骆波都是低眉顺眼,一副被打压的小媳妇模样,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貌美如花的俞清?丁凯祥只觉得自己的脸被人狠狠扇了几个耳光,这是赤裸裸地羞辱!

丁凯祥一路跟踪骆波与俞清,他看准时机掏出了手机。

“骆波吗?你今晚有时间吗?我有事找你帮忙。”丁凯祥认定胆小的骆波不敢拒绝他的请求。

“啊?今晚啊?可是,我与俞清约好去看电影。”骆波显得有点为难。

骆波打开网友“WZ”的对话框,白皙修长的手指一次次点击了那个抖动图标。

丁凯祥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着,躲在网吧门外的他感到自己体内的血液似乎要燃烧起来。兴奋!这是一个人在做了一件关乎性命的刺激的事后所产生的兴奋。

突然,网吧里传来骆波撕心裂肺的撕叫,丁凯祥偷偷看了一眼被震得几乎要把心肺吐出来的骆波,快感传遍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几乎要麻痹了昨日身体所受的伤痛。

毫无疑问,让骆波抖窗口的举动和那句调戏与暧昧并存的话语,无非是为了刺激WZ发狂发怒,继而对骆波痛下杀手。

丁凯祥含着笑意迅速离开了网吧,他去了骆波与俞清两人约定的电影院。

八点,电影院门口,漂亮的俞清一个人在寒风中苦苦等待着她的短命男友。

丁凯祥一脸心疼地跑过去。

“俞清,你不要等骆波了,那小子根本就不值得你喜欢,我陪你去看电影吧!”

俞清很意外:“你说什么呢?”

“骆波那小子根本就是放你鸽子,我听说他在网吧为了一个漂亮美眉和别人争风吃醋,甚至大打出手,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丁凯祥含情脉脉。

俞清睁大了眼睛。

这时,俞清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俞清啊,你男朋友骆波在网吧受伤了,好像是被什么重物击打得心肺受创,现在在医院呢,好像,好像快不行了。你快来!”

丁凯祥笑得越发温柔:“看,我没骗你吧?”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

我想去你那里

医院里,骆波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医生说他五脏六腑皆受到了大力撞击,恐怕活不长了,就算侥幸捡了条命,身体也会大不如前。

在丁凯祥眼里,骆波算是彻彻底底没了威胁。

俞清是个骄傲的人,男友为了别的女人而重伤至此,就算骆波没死俞清也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一个漂亮且骄傲的女人,容不得爱情里出现半点杂质,对于这点丁凯祥坚信不疑。

回到寝室,丁凯祥望着桌上那台电脑轻蔑地笑,

当天丁凯祥一回到寝室便不要命地开了电脑,开启QQ软件,不过他登录的是孙雅雨的QQ号,以前两人还在一起时,孙雅雨曾告诉他QQ号的密码。丁凯祥用孙雅雨的QQ号添加了名为“WZ”的新网友,并把此网友备注为自己的名字,然后丁凯祥把QQ调节为:只显示备注名称而不显示网名。

这样一来,孙雅雨会把“WZ”当作丁凯祥来抖动窗口。

丁凯祥不怕死地再一次利用了WZ。

晚八点时,丁凯祥坐在寝室吸烟,他已经吸了很多根了,烟雾熏得他的眼角有些湿润。与孙雅雨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里一一回现,虽然这些回忆对于他爱俞清的心来说太微不足道。丁凯祥觉得自己是真的爱俞清,不然他不会为了她做这些祸及人命的事。

半个小时后,丁凯祥去了孙雅雨最常去的那家网吧,刚一进去,丁凯祥便看见孙雅雨趴在显示器前。

意外的是,骆波也坐在这里,除此之外网吧几乎没有别人,骆波安安静静的模样像是特意等待丁凯祥的到来。

“我一直有个疑问,我记得你以前没有抖QQ窗口这个习惯,而且还说过,抖窗口这种举动十分惹人厌烦。”病恹恹的骆波说。

“好像是吧。”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才有抖窗口这一举动呢?”骆波停了一下,“我偷偷查过你的电脑,你是在浏览过那个贴吧之后才有这个举动的吧?贴吧上说,活人喜欢上网,死人也一样喜欢上网,抖QQ窗口如果运气不好抖上了死人的QQ,那么就会死得很惨。”

“哎呀,原来是那个帖子啊,我生前特别恼火有些人有事没事就抖窗口,所以就胡诌了吓唬人的,没想到我死后倒验证了我生前说的话,哈哈。”门外,吴真走了进来。

丁凯祥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吴真……WZ……吴真,他真的来了。

丁凯祥警惕地盯着这两个人。

骆波叹了一口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为了除掉我,于是尝试贴吧上的话,疯狂地加陌生QQ好友,又耍泼般一个个抖动QQ窗口,只是为了寻找到像WZ一样的‘人’,转而借他之手杀了我吧?”

“你真是一个可怕的人。”

没有错,一开始丁凯祥便只是想要骆波死,他看得出来俞清是真的喜欢骆波,尽管骆波在他丁凯祥眼里连屁都不是,可在人家俞清眼里他就是个宝。丁凯祥无论如何也不甘心。有一天丁凯祥在一个贴吧上看到了有关抖QQ窗口的死亡诅咒,他一狠心决定以身犯险也要找出那个能让人死亡的QQ号来,皇天不负有心人,他找到了WZ。

于是利用WZ杀害骆波就成了一个精心的阴谋计划。

他是一个疯子,为了成全自己心中的爱,不惜以自己性命为赌注也要铲除情敌,连带孙雅雨也成了牺牲品。

丁凯祥说:“就算你们全知道了那又如何,我不会这么轻易就死的。”

网吧大厅的灯,就在这时“啪”的一声,黑了。

丁凯祥的嘴角扬起一抹邪恶地笑意。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

我想带你一起走

在进入网吧之前,丁凯祥跟一位好友打了声招呼,如果他进了网吧十分钟后仍没有出来,就让好友剪了这家网吧的电线。

没有电,丁凯祥就可以趁乱安全逃脱。

黑暗中,丁凯祥只差一步就迈出了大门,这时一只手抓着丁凯祥的衣领腾空提了起来,大厅的灯又忽然亮了。

吴真显得很生气:“喂,我是鬼啊,你以为没电了我就丧失了行动能力吗?给点面子好不好?我哪有那么弱?”

这时,俞清跌跌撞撞从门外跑进来。

丁凯祥眼睛亮了一下,“俞清!”

可俞清却直径跑到骆波身前,满脸焦急。“你怎么不在医院好好养伤跑出来了呢?”

“你不是不肯见我了吗?”骆波很失落。

俞清突然抱住骆波大哭起来,“傻瓜,我是生你的气,我气你哪怕是为了别的女孩子也不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差一点就失去你了。”

骆波愣了愣,也抱紧俞清。“没有别的女孩子,一直都没有。”

丁凯祥突然就失去了所有力气,他以为,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俞清多少是有一点爱自己的,却没想到,他豁出命去苦苦争夺的爱情,从来都是一场空。

吴真阴狠地笑着:“小子,我想要你这条命已经很久了,要不是小雨拦着我,早在你利用我杀骆波时我就结果了你!”

丁凯祥终于回过神来,大叫道:“不要!”

与此同时,大厅中也传来一声女声:“哥!不要!”

丁凯祥惊喜道:“孙雅雨你没事?”随即,丁凯祥又说,“他是你哥吗?那太好了,你帮我求求情,让他不要杀我!”

孙雅雨焦急地走了过来。

丁凯祥却在这时想起一件事,前阵子,校园门口出了一起车祸,一对表兄妹惨死。他想起,孙雅雨说她要离开了,她哭哭啼啼,目光中全是不舍。丁凯祥还想起,在他利用WZ伤害骆波后,孙雅雨眼中那浓浓的悲哀,那悲哀一半来自对自身命运的无奈还有一半应该来自吴真要杀他,而孙雅雨劝说哥哥后却遭遇丁凯祥那样的刻薄对待吧?

最后,丁凯祥还想起孙雅雨说过:我本来只想告诉你,我要离开了,但是现在,我改变了注意,我想带你一起走。

孙雅雨轻轻把手放在丁凯祥心脏的位置,轻声说:“你的命是我的,由我来结束。”

在丁凯祥最后闭上眼的那一刻,他听见俞清对着骆波说:“真爱,无关金钱,无关长相,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是不会被拆散的。”

原来,一直都是他,不懂爱。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

读完原创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乱抖窗口者死”,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漆黑荒野上的卧铺车里一对夫妻惊叫起来!20分钟前上厕所时四岁的女儿居然自己下了车!司机立刻掉头开去,发现女孩竟乖乖的坐在路边.母亲哭着将她揽到怀里."宝贝不怕!""我不怕啊,姐姐一直陪着我.""哪个姐姐啊?""就是那个姐姐!"女孩指着一位乘客紧紧抱着的黑色盒子上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少女在微笑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标签: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